取名障碍

嘉瑞嘉狂热。头像来自@LK_01太太

【Time AU】时空旅行者和钟表匠

霖乐:

★人物设定补充
★题外话一句,今天是生日祝自己生日快乐。写的文能变得更好吧


钟表匠Bill Cipher


这可不是那种穿着牛皮围裙坐在木桌前和脏螺丝刀打交道的人,他是一个时空钟表匠,与旅行者不同,他对时间的准确要求很苛刻,讨厌没有时间观念随意打乱秩序的人,因为喜欢人类居住的地方所以在某条大街的拐角处开了家不起眼的小店,专门给异界的人们调整他们的时间表(因为行走在不同的时空里所以时间都不能回到现在的时刻需要bill帮他们调整)然而人类若是想发现这家店可不容易,只有触发了钟表匠设下的结界才能进入。


他是个令人憎恶的存在但是你不得不对他严谨的态度和精湛的手艺称赞几句,他知道古往今来大大小小的事情,可以说他的大脑什么都能容纳,却意外的守旧,说话做事,甚至是杀人都一板一眼。


邪恶的放荡不羁和严肃得一丝不苟并存,矛盾体。当然是因人而异。


耳垂有钻石耳钉,无名指戴着银灰色的圆环戒指(上面焊着一个小齿轮)金框的单片眼镜架在鼻梁上,西服内层口袋装着一个无法转动的铁锈色怀表。


“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是在时间的操控下,比如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去赶一辆末班车,所以你会拼命的跑起来哪怕忘了吃饭,再比如你对我的话还剩下一分钟的耐心,所以我才会选择马上闭口不谈。”


时空旅行者dipper


只身一人穿梭在各种各样的时间里,和其他人不同,他不会死去,永远年轻在青年时期,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事物,觉得未来总会比现代有趣,于是没有规则约束的他经常会捅一些篓子出来,敢做敢当是他的一大特点,也有时候会意气做事,在面对突发情况时不会冷静处理,虽然脑子很机灵这点没办法否认但平时还真看不出来。思维能力很强,情商略低人类。


他见过未来高速发达的列车也见过旧时代的牛拉马驮,知道在何时该亲吻人的手背致礼也知道何时只需握手示好,自由人和创新是他的代名词,便捷和快速是他的生活节奏。


外表看起来活泼阳光内心是孤独和冷漠的。毕竟他不知道自己该生活在哪里哪个时间点,对于他来说,一辈子都在奔走没有落脚点。


胸前黑色的水晶松树挂饰,白色的衣服上有好几个口袋,里面会装着很多小东西,斜挎牛皮小包塞满了稀奇古怪的玩意,从来不会去调整时间表所以经常分不清白天黑夜。


“Hey,我说为什么要顾虑那么多,拜托了先生你知道我有多忙吗,时间不停的往前跑我需要去看看新的时代有什么好玩的,什么?好奇心害死猫?别开玩笑我不是猫科动物。”


时空改写者Ansel(安斯艾尔)反转蓝dip


喜欢钟表并收集不同的样式挂在家里,豪华家宅的大厅摆满了时钟却没有一个时间是准确的,经常光临bill的小店尽管不被接待的时候占大多数,身份上差不多同为时空旅行者但是比dip成熟的多,拥有篡改过去的能力所以他的自律能力很强,不容易受他人误导做出错事,高傲和自负是他的本性。


他会毫不留情的批判抨击现实,他不会温柔的纠正一个人的细小错误,看多了人性的险恶和善良,他的感情早已麻痹没有知觉,理性和危险是最好的解说,从来没点好脸色给人,唯独对着滴滴答答的钟表才会露出点笑颜,他欣赏的不是钟表规则精准的齿轮,而是可以随意改动不会自己返回的设计。


逻辑自闭症。(自行百度)


黑色的夹克里面是干净的白衬衫,蓝色的领带打的利落清爽,西装裤子紧贴在腿上显得细长,腰带中央是蓝色的宝石,左腕上常年缠绕着钟表链子似乎像是被它约束了一样。


“在我看来,你这是肆意妄为的幼稚,请动动你的脑子想想,如果你将这些破东西带到这里来要费多大功夫消除掉人们的记忆,很好,你自以为是的小聪明早晚会害死你。”


时空旅行者Mabel


比dipper要无所顾虑的多,但不是惹事生非的主,身为姐姐会制止对方的一些行为,虽然后来一起玩的没日没夜就是了。喜欢发亮的或者是小巧的东西,满口袋都是些叮叮当当的玩意,比起思考更擅长动手,偶尔变的意外的理性令人大吃一惊,感情用事和任性占多数。


她会高兴的拉着对方跑在街上,从泥泞小路到水泥石板,她都在上面留下过足迹,在悠扬的古典音乐中弯腰提裙,在悦动的舞池中甩掉外套,她变换自如仿佛一切衔接的天衣无缝,善意的打着雨伞为弱不禁风小孩子挡雨,温柔的拿着斗笠为中暑的人遮阳,她就是这样的存在,不被人记住匆匆而过,却在他们的生命里留下无法抹去身影。


外表和内心同样活泼外放的乐天派。


天蓝色(其实颜色有很多随意搭配)的毛衣外面套着白色的长袍,因为有些宽大所以经常甩袖子玩,耳朵上的星星耳坠一闪一闪,长靴带点鞋跟完全压制可怜dipper的身高,粉色的双肩包从不拉上拉链,里面有一只摇摇嘛。胸前挂着金色的星球形状的装饰品。


“小心点!oh...bro bro你差点就搞砸了,幸好我发现及时对不对,还有你的时间表怎么还不去改,不愿意也要去!这是规矩,时间的规矩,真是顽固!我要去十七世纪喽,待会见!”


钟表匠Will cipher


身份上来说和bill一样,意味上不是同一种人,说话挺柔弱的,其实骨子里是抑制不住的恶劣,虽然也遵循着时间的法则屈膝在它的威慑力,一心想扭转它为自己运作才是真正的想法,温顺待人有礼,私下一边诡异的哭泣一边血腥的杀戮的面容无法可想。


俯在桌前细心拆弄钟表的脸好看极了,凝神的海蓝色眸子有着大海般异样的神韵,微微勾起的嘴角,鼻梁上银白色的单片眼镜,他精致到完美。领带估计是一旁的男人给打的吧,突然,他放下螺丝刀,笨拙的解开领口松了口气,起身整整衣服的褶皱便离开了屋子,笑容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僵硬的扑克脸,幽蓝色的火焰在他的手中成型升起,一把把刀刃对准了触发结界的无知人类。


“对不起。”


他的泪水滴在血泊上。


服饰参考bill,单片眼镜框是银白色的,手背上印有时钟的黑色图案,戴着的手套是黑色的和bill呈反色。


“对不起,因为你的时间太混乱了我不知道怎么帮助你了,先生,能稍等一下让我细细的拆开它吗。”

评论

热度(22)

  1. 取名障碍点绛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