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名障碍

嘉瑞嘉狂热。头像来自@LK_01太太

这个系列就叫做“爱之深”

阴翳礼赞。:

#微小说系列##怪诞小镇##Bill中心向#

CP是:主CPBilldip,其他CP向微量,请自行发掘。文风指哪打哪,如有不适请立即关闭页面。偶尔会出现与反转小镇人物出现在同一世界的情况,纯粹私心向。


Adventure(冒险) 


舞动着消遣之意的独眼化为精确时钟,催促声伴随滴答声响起。
蓝色火焰散发出不凡的光彩,隐藏的柴郡猫露出狰狞面目。
此刻的缺席者名单包括上帝,你是否要握住那只手?
看透自己心灵的瞬间Dipper意识到,他已经做出了一生都会作出的决定。


Angst(焦虑) 


“Dipper,下楼将这些看起来很像食物的东西带上!”
他的左手掀开旅行箱,对自己看到的物体产生沮丧、对差点发生的事情感到恐惧。
“——Coming!”
Dipper捂住额头上的完美星座图,露出同时头疼和牙疼的表情。
Bill正枕在自己的手臂上,装作一件古怪而称职的行李。那只独眼惬意地睁开后因为欢快与事情败露的兴奋而闪烁光芒。
并不很愧疚地,Bill讨好地眯起眼睛,并举起写着“Take Me With You”的纸条。
年轻男孩的应对方案是转身拿起一把电蚊拍,露出忍耐到极限的微笑。
“Get out of here.NOW.”


Crackfic(片段) 


一个宽大的笑容在橄榄色的面孔上展开,露出太多尖锐的牙齿。这个动作使得延伸在皮肤上的金色雀斑显得不容易被注意到,也更加富有棱角和完美无缺。
男孩很快做出一个大胆的结论,后退了几步并希望自己看起来不要太蠢。
对方包裹在名贵面料中的手柔和地靠近并触碰了他的脸颊,打着轻柔的转继续往下。
带有一丝颤抖,Dipper祈祷着朝口袋中掏去,触碰到一只签字笔。


Crime(背|德) 


你背叛了自己的姐姐;
你误会了爱你的叔公;
你用求知欲掩盖自己的无能,使大家陷入困境。
你辜负了所有人的期待,承认吧,你不怎么聪明,对吗?
精彩的部分是,你丢掉武器走投无路,最后诈降了恶魔的阵营。
而转机并没有出现,于是你一辈子都软弱地与怪诞事物为伍。
可是我必须夸奖你。你的军师当得很不错,毕竟你再熟悉当地没有了。
告诉我,我的松树,你还记得凡人的笑容是什么样吗?


Crossover(混合同人) 


“好啊,好啊,好啊。我们就这么大眼瞪小眼,虽然我不确信你们仨有眼睛。不如来做个自我介绍吧?Name's Bill Cipher.”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这触手不错啊瘦高个子,真挺像那么回事儿。”
“噢还有你…你的形象为何如此简单粗暴,刽子手?”
“至于你,为何要将眼珠子放在盘子里?哈得了吧我知道你是谁。”
“所以说谁来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某场专属于魔鬼的聚会吗?非得毁灭了地球我们彼此才能从这该死的地下世界出去…?”


Death(死|亡) 


从未有人见过思维之神的陨落。
那道光芒太过耀眼,好像来自遥远的未来或者从亘古就已寂静前往。
笼罩在光晕中的它并没有说话……黑色的不详的躯体逐渐拆散成微弱的蓝色光电,奇异的火焰吞噬了这个几近可以称为神的家伙,热度里承载的愤怒与贪婪使建筑物统统报销。
一声痛苦而扭曲的尖叫近距离地炸响在每个人的耳边。
很快这一切都安静下来,时空归于平淡。
它的身影留在地面上,形成一个深深的属于这片土地的烙印。


Fetish(恋物癖) 


“恋物癖…是说离不开的某样东西吧,那大概就是我的日志了。”
“嘿还用说吗那当然是Waddles!什么,猪不是个东西?”
“我的护身符……可恶,它被Pines扔掉很久了!迟早有一天我会向他们复仇?!”
“钱!当然是钱了,年轻人!”
“我的眼镜应该可以上榜,原因我想不太方便说明。”
“这个小镇。其实我真正向往的是全球统治…重力泉是个还不赖的开端。”


Fluff(轻松) 


在Bill喝醉酒后煽动同样不清醒的Will一起发疯之后,场面变得出离地见鬼。
两个Mabel大声地叫好并录像,用着自己的方式。某人的六指叔公被灌了太多的酒,晕乎乎地坐在角落里注视着这一切发生,智慧版Waddles坐在桌前停止劝酒而扭头看来。
思维空间的两位苦不堪言,好在爆炸的手套布偶剧场仍有幸存者。
“BILL NO别吞那把勺子我会死的你个人来疯的三角形!!”
“Will你这蠢货敢用我的食道去喝辣椒酱就用你涮马桶——!!”
紧闭门窗的神秘小屋内传出了同步率近乎完美的嚎叫。


Future(未来) 


在度过一个漫长,疯狂而看似永恒的暑假后,小镇再也不用面临超乎想象的危险,Dipper与Mabel同步结束了他们的童年,回本地去上高中而离开重力泉。
没有其他人记得他们的冒险,他们如此努力也不过是为了活成一对普通人。
只是某个深夜,青春期的Dipper早已拥有自己的房间。
他在梦中惊醒,发现周围的机器人模型全部睁开睫毛长长的眼睛。
少年揉了揉并不感到疲惫的眼睛,露出一个微笑。
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在童年结束之际与一个被封印、失去力量的酷炫三角形成为朋友。


Horror(惊悚) 


湮灭之日,群魔乱舞的宫殿。
“Mi——Mr.Cipher,主人——人类他们已经——攻破第——第一道防线,朝宫——宫殿来了…”
“无论如何,Will,汇报工作时别哭。”
“我——我真的很——很抱歉…可是我实在害怕希望渺——渺茫……”
王座上易怒的君主颦眉看向它,仿佛在考量因为它令自己发火的价值。熟悉的怒意凝聚在新王的瞳孔,就连声调也愈发尖锐刺耳。
“听着,你再发出一个哭泣的音节,我就让你丧失活着的信心。现在闭嘴。”
那只眼眸缓缓沉淀出一种虚幻的血红色,瞳孔逐渐钝化为黑色的深渊。
注视着这一切发生的蓝色三角只敢漂浮在空中,紧紧抓着手中拐杖拼命点头。


Romance(浪漫) 


“Bill,你想要的是我,让Mabel离开。之后我会乖乖跟你回去。”
猎人装束的男子用无法置信的目光望向稚嫩的半人鹿,把头朝后一甩开始大笑。
将一双棕色的眼睛眯起,Dipper的内心逐渐被愤怒燃烧。
“你还不明白吗,孩子。”猎人睁大眼,微笑地露出他每一颗珍珠白的牙齿。他忽然叩了个响指,Dipper立刻紧张地等待着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欲擒故纵,这是浪漫。像你这样直来直去,只会搞砸你自己胜过我的机会。”
“顺带一提,我没把你姐姐怎么着,人鱼的适应力都很强。你那本由嘴叼着笔写的可爱日志可以更新了,松树。”


Spiritual(心灵) 


NEVER LET HIM INTO YOUR MIND!
再次将一只手覆盖上自己的脸,棕发男孩竭尽全力将嘈杂的声音从脑子里摒去。
TRUST NO ONE.
房间内安静得只能听见心脏企图逃离囚笼的跳动。
砰砰…
砰砰…
砰砰…
砰砰,啪嗒。
他猛的回头带起一阵风,看见他的姐姐正推开门走进来。
男孩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一个他不再感到惶恐的证明。
刚想说些俏皮的单词,全身流动的血液却在与金色的眼睛对视时直冲脚底。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松树的图像率先在思维中浮现出来,又被饶有趣味地抹去了。
同样的年纪里,前者还在试图让自己更像一个小大人,他却已经先一步成为一名青少年甚至男子。年轻的男人双手整洁地在身后交叉,脚尖略微不耐烦地点地,眼神散发出一种无所畏惧的无聊感。
比起Gideon,通灵帐篷的名号显然被他用得更好。
Bill发现松树有潜力成长为他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并认为这个发现是惊喜。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Bill Cipher浑身散发出金黄的光晕,声音如同锋利的刀子,又能够甜蜜赛过蜂蜜。它的性格充满消极与情绪化,却又随心所欲,是矛盾的结合体也同时许诺着危险与恶作剧。
这种类型的人类绅士对女性的吸引力恐怕是顶尖的。
直到犯了个错误,其本尊才开始反思自己的魅力是否衰弱。
少说一句话就可以骗取日志了,对它来说这种原因还很新奇。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毋庸置疑,Mabel是怪诞小镇中人气最高的女角色。尽管她和有品位、时尚、举止优雅这些词都没有太大关系。
最强烈的感受到这一反差的人正是她的双胞胎弟弟Dipper。
在他知道Bill对于湮灭之日的周密部署甚至包括了利用Mabel的影响力后,年轻的科学实践家便主动寻求起方法逃离他所在的梦之国度。
用叉子扎上手臂感觉到刺痛,Dipper不自禁流下绝望的泪水。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这个世界不爱我。
他想着,踮脚透过神秘小屋的窗户又向内望了一眼。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干嘛。
女孩兴奋地说着关于最近和她约会对象的进展,老年人咀嚼着食物不发一语,男孩则露出心不在焉的笑容绕过三明治去朝自己的手指上倒胡椒。
他依然听得见他们在说什么,他们却从未听见过他。
鬼魂低头望向自己逐渐消失的胯部。还有一个星期不到。


Poetry(诗歌/韵文) 


松树/为什么/你打喷嚏像小猫
去他娘的Bill你给我停止朗读你的诗歌马上。
 

Suspense(悬念)


Dipper隐约记得他与Bill有过更早的一个交易。
空旷的街道、不必要的碗筷、膨胀的流浪狗数量、联系人分组隔三岔五出现0/0,这些证据都说明他原本与更多的人生活在一起。
却不知道具体缺少了哪些人。这一定与那次交易有关。
他恍惚想起某个清晨精神病三角形在他耳旁说过什么话,但他现在却记不清了。
只记得它好像提着一个大黑麻袋。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统治世界,哈,那是什么?我想要的只有松树一个人罢了。另外,永远不要当着我的面吃玉米片,明白了吗?
既然你不想统治世界,那么就协助我统治吧,Bill。还有…我想知道你咬一口会是什么味道。


未解决情欲 


*做一次才能出去的密室*
“你又想从我这得到什么、这个地方真的不是你搞的鬼?”
“冷静点,松树!”Bill眨了下眼,含有讽刺地用硕大的独眼微笑。“这个怪异而且有点猥琐的条件不是我的主意。再说你对此感到害羞也不是我的错呀。”
“这里没有人——感到害羞!”
“哇哦,这么说我们的松树很乐意了?”
同时感到烦心与尴尬,棕发男孩从紧咬的牙关中挤出声音。
“你听好,没有一个正常人——像我这种,会对一个同性的邪恶三角形产生什么兴趣…”“噢是吗,我猜你会喜欢这种类型!”
面前男人假装弹去身上的灰尘的动作打断了他的声明,并使他的嘴巴微微张开。
假如Dipper因为自己的猜测感到恐惧,那么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你是认真的吗,Bill?你希望我们…吗?为何你要遵守这个无聊的规则而不试着用自己的力量去打破?”
也许是觉得回答显而易见,黑色的拐杖圈住男孩的脖子,将他缓慢而不容抗拒地拉近自己。


评论

热度(58)

  1. 取名障碍阴翳礼赞。 转载了此文字